登录

2016年12月21日讯,由陈薪伊执导的莎翁名著《哈姆雷特》正在国家大剧院上演,我们在演员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——凯丽,她在许多人的记忆中还是那个质朴善良的刘慧芳,因而当她摇身一变,成为舞台上撕心裂肺的王后乔特鲁特时,场内的观众不由得惊喜。

6_%e8%b0%83%e6%95%b4%e5%a4%a7%e5%b0%8f

凯丽

从12月15日到22日,凯丽几乎每晚都要在大剧院完成这部长达三个小时的大戏,这让她的精神始终处在紧绷的状态,唯有前天由B组演员主演,她得以休息一天。与北京晚报的独家专访就见缝插针地安排在这天,凯丽说,自己是北京晚报的老读者,她也特别想通过记者了解观众对她的演出是否认可。

超越“慧芳”可真难

1990年,电视剧《渴望》可谓万人空巷,凯丽饰演的刘慧芳成为家喻户晓的角色,成为一代人挥之不去的记忆。正是因为这一人物形象太深入人心,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,人们对凯丽的认识局限在那个善良的好媳妇形象之上。“《渴望》的影响力那么大,后面再做什么能够达到那个境界呢?超越、打破别人固有的认识,是多么难。”凯丽感慨道。

演电视剧之外,话剧才是凯丽的本行,她最初在煤矿文工团,后来在中央实验话剧团(现国家话剧院)。2000年,院里排演《纪念碑》,凯丽饰演剧中母亲的形象,这是一部戏剧张力很强的戏,母亲的角色从头至尾都在舞台上,常常有剧烈的情感和表达,与她之前给人们的印象反差很大。这对凯丽来说至今仍是一次难忘的经历,来自外界的质疑让她感到了极大的压力。“当时我真是拼了!你知道一个人被别人质疑的时候,内心产生的力量是巨大的。加上我又是一个非常自尊的人,别人在审视你的时候,嘴上不说,但眼神里说:你行吗?这种东西激发了我。我必须要把她演好!”《纪念碑》演了几十场,凯丽凭此拿下了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,用自己的表现打破了别人的质疑。

后来,她又演了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,这是国家话剧院的建院大戏,她在戏中饰演的冉妮亚又是另一种性情。“她是非常风情的女兵,各种不正经,但在战场最勇敢,剧里面有很多歌都是我自己唱的。”这部戏后来拿了中国话剧金狮奖。凯丽回忆称,或许是由于这两部话剧的演绎,让她开始摆脱“刘慧芳”的固有形象,让人们看到“凯丽还可以演其他角色”。“如果大家一直把你当慧芳,后面的《裸婚时代》、《咱们结婚吧》也不见得有了。”凯丽说。

出演国家大剧院版《哈姆雷特》之前,凯丽已经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有演话剧了,这期间虽然也有一些话剧邀约,但凯丽总觉得分量不够。对于这部妇孺皆知的莎翁名著,凯丽此前也只是年轻时演过片断。她接戏后的第一条微博就说:排这个戏很兴奋,但唯一遗憾的一点是,我这个年龄,再也无法去演奥菲利亚了。

饰演奥菲利亚的是青年演员朱杰,在后台凯丽跟她聊天,她说,接这个戏的第一反应是问谁来演王后,当知道是凯丽老师,就放心了。

7_%e8%b0%83%e6%95%b4%e5%a4%a7%e5%b0%8f

剧照

戏剧带来的享受是刻骨铭心的

《哈姆雷特》中的王后乔特鲁特是一个具有双重人格的复杂人物,她一方面改嫁新王有悖人伦,一方面对儿子又爱之深切,这一角色的复杂与矛盾对凯丽来说又是一次考验。“这个戏让人害怕,角色内心爆发的那种东西,在舞台上,让人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完成,你要不把自己的情感积累到这种程度,根本没法表达。”

第三场是王后的重场戏,哈姆雷特在这一场戏中以近乎绝情的语句质问和羞辱王后,母子关系激烈到白热化。凯丽说,这场戏难就难在,人物的情绪毫无铺垫地一下子就拔起来了,人物之间交手冲突很强,哈姆雷特与王后到最后实际上都处于一个疯狂的状态。

“这样一个母亲,让人刚看到会有些不可理喻,她怎么能这么做?”为了让这个人物展现得更合理,凯丽在处理上加入了一些“傻气”的成分,有意在一些对白和笑声中体现。“她心底里可能并不是坏人,只是别人的三言两语,她容易轻信,我们最重的一笔可能是在最后,处理成她为了儿子赴死,我觉得这一点非常好,知道是毒酒她主动去喝,是为了救儿子,我觉得这比之前她不知道而喝下要好。”凯丽说。

凯丽对记者说,一旦进入了角色,她就习惯性地陷了进去,即便做别的事情,脑子里也依然是这个角色。在上台之前化妆间里,她始终踟蹰徘徊,没法安坐下来。她在微博上感慨:“无法言说的身心疲累与巨大的艺术享受交织一体,莎士比亚的《哈姆雷特》让我有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快意之感,戏剧带给我的东西是高级的,珍贵的,也是刻骨铭心的!”

“乔特鲁特这个角色一般人不敢演,我就想把她演好,也是想着观众吧,不想让他们失望。”凯丽说,自己作为演员,总在想怎么能够完成得更好,怎么能够对得起观众的期待。她总是想给观众一些惊喜,不要总是千篇一律。“我想让观众觉得,凯丽可以唱歌,可以朗诵,可以主持,还可以真人秀。”不久前,凯丽还接到了北京卫视明年将上档的新节目《跨界冰雪王》的邀请,因为她当演员之前其实是一名短道速滑运动员,和后来成为世界冠军的叶乔波是队友。但因为先生担心她会摔,而节目中是花滑,与速滑差别较大,最终她还是婉拒了。

“他们都说,我好像有八面性格,很跳跃,也很敏感。比如演慧芳,可能我就有慧芳那一面,但真正了解我的人知道,我的另一面可能就完全不同。”凯丽说。

 

来源:北京晚报 北晚新视觉网  记者 成长 剧照摄影 王小京

● 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留下你的脚印吧!



uedbet官网 葡京赌场官网 日博